蕭天哲則是在反應過來後差點噴笑出聲。

一想到孫蕾形容的場景,唐柔主動湊上江紀澤什麼的,他能不笑嗎?人江紀澤自己不知道,他和孫明煦還是看得出來對方是喜歡唐柔的,唐柔最近似乎也有些親近對方,可惜了,這兩人都是對感情遲鈍的主兒,要想在一起,沒人從旁說個幾句,短期間內怕是無望。

蕭天哲本就是個說話不經大腦的人,兩人也算是對他們有恩之人,他可不希望因為自己一時說錯了話導致這兩人不好的結果,因此在這方面選擇了沉默。

孫明煦也總覺得,不管是他還是蕭天哲,似乎還沒有這個資格和那兩人開口說這方面的話題,再加上最近大夥兒忙著訓練,見那兩人的氣氛似乎又越來越和諧,便想著乾脆讓他們順其自然吧。

而江睿澤,那絕對是妥妥的決定看戲啊。

總之就是因為各種原因,所有有所察覺的人對那兩人的戀情最後都變成了觀望態度,沒有人去向他們捅破,因此那兩人的相處模式依舊如初。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孫明煦皺起眉頭,似乎在這一刻都擠不出絲毫耐心面對眼前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女孩了。

「孫蕾,別胡說八道了,都幾歲了,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都還分不清嗎?」孫明煦的語氣有些嚴厲,還帶著淡淡的怒氣。

蕭天哲注意到了,這讓他有些驚訝,這位很少生氣的主兒竟然難得的氣著了?

不過想想又覺得理所當然,對現在的他們來說,唐柔和江紀澤算是挺特別的存在,又豈能容許她這般詆毀?

事實上,蕭天哲也是有些生氣的,要不是還記得唐柔要將她留下,他早就出手揍對方一頓了。

「什麼胡說八道?我哪裡胡說八道了?唐柔那個賤女人哪裡像是會戰鬥的人?你們以為現在這什麼世界,女人除了用身體還能幹嘛?別笑掉人大牙了!」

孫蕾越說越崩潰,她是想起上輩子的淒慘生活,從她決定靠肉體並背叛這兩人開始,剛開始生活是還不錯,可漸漸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沒有戰鬥能力的女人只能被那些男人作賤,沒有一點手段,最後只會被丟到男人堆裡沒有尊嚴地被人輪姦,這麼悲哀的事情,這些男人又豈會懂?

孫明煦和蕭天哲簡直都要給這女孩跪了。

什麼叫女人除了用身體還能幹嘛?當然是戰鬥啊!

什麼叫別笑掉人大牙了?特麼妳才別讓他倆笑掉大牙啊!

卧槽,就不說唐柔那個變態,光就江家那群人裡面,至少也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其中不乏有人負重到兩百公斤的,就算不是異能者,負重起碼也高達一百公斤,她們能在今後的世界生存嗎?能。她們需要靠肉體嗎?不需要!

說說看女人能幹嘛?怎麼在今後的世界生存?特麼也可以戰鬥殺喪屍自立自強,前提是要動手啊摔!

「噗!」

唐柔的聽力雖然不比江紀澤,但要聽到這邊的談話還是不成問題的,兩人老早就結伴過來,只是站在門口沒有入內,因此這段期間發生的一切都被兩人收進眼裡。

方才在聽到孫蕾說她巴上江紀澤時就已經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了,還抬眼瞥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卻見對方一臉無奈。

現在又聽到這段發言,頓時忍不住笑出了聲。

好在,聲音不大,身為普通人的孫蕾沒有聽見。

不過孫明煦和蕭天哲的身體就有那麼瞬間的僵硬了。

江紀澤先是用著看死人的眼神瞥了眼房內的孫蕾,然後又化做滿滿的寵溺,看向因為笑出聲而鑽進自己懷裡繼續抖著偷笑的女孩,雙臂自然而然地將人環抱住。

事實上在聽到孫蕾的說法時,江紀澤雖然也有些憤怒,但更多的是不以為然。

他的女孩這麼優秀,哪裡需要用那種方式活下去?而且這身手還是從上輩子帶回來的,就算她真的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恐怕也沒吃到多少虧。

而且……

江紀澤的眼神暗沉了一瞬,那個孫蕾竟然能說出這番話來,還頗有種自己便是過來人的味道在。

「小柔,妳不覺得她跟妳一樣,知道的挺多的嗎?」江紀澤微低下頭,輕聲問道。

唐柔先是頓了一下,隨後猛地抬起頭。

四目相對,一雙淡定一雙訝異,唐柔沒想到對方竟然猜到了自己的秘密。

「你早就知道了?」

江紀澤不置可否地輕點頭。

「我表現得很明顯?」

江紀澤再次淡定的點頭。

「所以……很多人都知道?」雖然並沒有說出來的打算,但唐柔也確實對很多事沒有特別隱瞞,雖然對這樣的結果並不訝異,但多少還是覺得有些莫名慌張。

「沒有。」江紀澤安撫性地拍了拍她,「目前應該只有我。」

「那就是你太聰明囉?」唐柔頓時有些放鬆,忍不住就笑彎了眉眼。

「嗯。」

沒想到他會應得這麼快,唐柔一時間有些目瞪口呆,但隨後又鑽進他懷裡嘻嘻哈哈了起來。

他們的這場對話是控制住了音量,因此房內的三人都沒有聽到,只是這最後的嬉鬧似乎大了點,就連還在氣頭上的孫蕾都聽見了。

於是三人便紛紛朝門口望去,就見兩人親密的抱在一起。

對兩人偶爾親密非常的相處卻不以為意的模樣早就習以為常,孫明煦和蕭天哲不覺得有什麼,就是看唐柔這樂呵呵的模樣有些無奈。

大概是覺得孫蕾方才的話挺好笑的。

也不知道這孩子的腦迴路怎麼長得,一般人聽到這種詆毀話語怕是早氣瘋了,偏偏這人還能當笑話自己跟著笑。

孫蕾就不同了,她覺得唐柔現在的舉動無疑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嘲笑她竟然想要勾引江紀澤,從她身邊搶走他!

她有什麼資格笑?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小女孩,哪裡能和她這種成熟女人比擬?

連她都不知道自己在上輩子究竟跟多少男人上床,她敢保證憑自己的床上功夫,只要讓那個江紀澤試過一次就離不開她!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要把江紀澤給搶過來,哪裡需要她耗費多少工夫?

等人搶過來了,這小女孩大概也再也笑不出來,怕是還會露出醜陋的臉孔,對她採取各種陷害,好將人從她身邊奪回去吧。

可她是誰?她孫蕾雖然上輩子著了道死了一回,卻不代表她沒有任何手段。她有絕對把握能夠玩贏對方,畢竟就只是個小女孩,她又有什麼好害怕的?

要笑就笑吧,反正也只有現在了,待她將江紀澤勾引到手後,看她還怎麼在自己眼前晃!

孫蕾的面孔扭曲了會,隨後又漸趨平靜,雖然方才的短暫失控讓她一時忘了身上的傷痛,而此刻理智回歸了,痛感雖然再次湧上,但正巧江紀澤也在,可不能給對方留下不好的一面呢。

雖然不知道這兩人是什麼時候站在門外的,總歸不會早到哪去,再說方才她所說的話要是被那個小女孩聽到了,這種年紀的孩子多數只會憤怒的跳腳。

而現在,唐柔卻笑呵呵的在江紀澤懷裡,那麼聽到的機率大概是零。

這麼一想,孫蕾就更加放心,眼眶跟著一紅,就用著柔軟帶著幾絲委屈的哭泣嗓音道:「哥,藥膏……」

孫明煦和蕭天哲覺得有股冷風從背脊處直往上竄,身體忍不住抖動了下。

唐柔剛好笑完回頭,這兩人又還面對著他們,就見這兩人突然一臉吃了屎的表情,頓時又忍不住將臉埋回到江紀澤懷裡低笑。

江紀澤冷著一張臉,淡漠地說:「對隊伍沒有貢獻的人沒資格換東西。」

孫蕾的臉色頓時一陣慘白。

孫明煦這時倒是想起了自己的任務,於是馬上就接口道:「可以用我的貢獻換嗎?」

「可以。」江紀澤微微頷首,後又補了句:「可是我們沒燙傷藥。」

孫蕾頓時覺得一口老血要吐出來了,既然沒有東西,那還在這邊跟他們說什麼貢獻啊!

蕭天哲和孫明煦依舊背對著孫蕾,兩人聞言直接就咧嘴一笑。

要不是還顧忌身後的孫蕾,蕭天哲這時候已是放聲大笑了。

為了怕自己壞了事,蕭天哲決定還是早點走才是上策,因此便回頭一臉嫌棄又鄙視地看著孫蕾就道:「不就是幾個疤,又死不了,管妳去死!」然後就拉著孫明煦往外走。

孫蕾見狀頓時就急了,她今後可還要靠這具青春亮麗的身體,哪能留下一點疤痕?看著蕭天哲的眼神就閃過一抹狠戾。

看來就算要待在這兩人身邊,蕭天哲她也絕對會找機會讓他好看的!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把她的便宜哥哥給留住才行。

於是孫蕾就急忙喊了聲:「哥!」

孫明煦也應聲停下,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看得孫蕾以為有戲,頓時就雙眼發亮地又哭喊了聲:「哥,你、你不是最疼我的嗎?不要丟下我好不好?你、你幫幫我,我不要留下疤痕……」說到最後卻是真的哭了出來。

當然這哭也是有預謀的哭,得在不失美感的情況下哭得梨花帶淚的,才能讓那些男人心生好感,而這項絕活早在前世就被她練得熟能生巧了,完全不成問題。

可惜在場三位男性對她完全無感呢。

可以說她這場戲是白演了,而唯一願意捧場的,卻是她最不需要的女性。

唐柔在這時跳了出來,對著孫蕾就笑著說:「反正我看妳也長得沒多好看,就算留下疤痕也沒關係,因為照妳那套理論,恐怕以後女人會越來越少,到時候就是長得跟豬一樣也會有人要的!」

不可謂不毒。

孫明煦差點笑出了聲,蕭天哲卻是毫不給面子,直接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這讓孫蕾又氣又羞。

「妳、妳怎麼可以說這種話?還有我哪裡不漂亮了?」孫蕾被質疑了一直以來她最引以為傲的長相,頓時氣得有些喪失理智。

「看妳這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哪裡就漂亮了?妳睜眼說瞎話吧。」唐柔不以為然地說。

「妳!還說我呢,那妳又漂亮到哪去了?」

「我?我的皮膚比妳好,身材比妳好,眼睛、鼻子、嘴巴都比妳漂亮呀!」唐柔說得理所當然,甚至還頗有些小驕傲的挺了挺小胸脯。

要說唐柔漂亮,她是真的挺漂亮的,雖然和孫蕾又是不同種類的美,但不能否認的是,兩人相比,唐柔還是更勝一籌的。

尤其她的身體還經過空間泉水的改造,本就白皙粉嫩的皮膚變得更加吹彈可破。

看唐柔現在這副可愛驕傲的小模樣,雖然知道她是裝的,但還是有人不淡定了。

江睿澤雖然沒有瞎參和他們這場對話,但其實在唐柔二人來時,他也耐不住好奇跑來觀望了,只是沒有出現在門口,僅靠著牆聽他們的對話。

但他的位置卻是能將這兩人的一舉一動全納入眼底,本來看到唐柔鑽進自家大哥懷裡他就有種風中凌亂之感,又見他們說了些悄悄話,本來才剛緩過來,現在又見她這副表現,頓時就覺得有些胃疼。

江紀澤和孫明煦倒是單純覺得這樣的唐柔挺可愛的,蕭天哲就覺得有些驚悚了。

然後蕭天哲就深深覺得他現在這個位置不太好,想要馬上衝出去,可貌似兄弟暫時還走不了,表情就透著幾分糾結。

「妳!」孫蕾沒想到唐柔會這麼不要臉,不過她對自己的外貌有著迷樣的自信,因此很快就笑得嫵媚:「像妳這種小朋友的身材,哪能讓男人體會到真正的快樂?小朋友還是乖乖回家睡覺去吧,剩下的讓姐姐來。」

蕭天哲覺得,果然他還是換個地方看戲吧,於是趁著孫蕾注意力全在唐柔身上,果斷拉著孫明煦出去了。

然後就看到躲在旁邊的江睿澤。

蕭天哲:「……真是太聰明了,早知道我剛剛就和你一起晚點來了。」

江睿澤拍了拍他的肩:「現在來也不遲的。」

孫明煦哭笑不得,但還是讓自己的身體又遠離了門邊一點。

「喲!還敢說自己是姐姐?小妞兒幾歲啦?」唐柔痞樣十足,顯然又是一個新畫風。

沒了顧忌的孫明煦直接低笑出聲,卻在下一秒聽到房內女孩的回答,身體頓時僵硬了片刻。

「姐姐我二十二歲了,又豈是妳這種小妹妹能比的?」說完還不忘撥了撥頭髮,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問題。

「二十二?」唐柔低聲重複,有些狐疑地回頭看向身後的江紀澤:「我沒聽錯吧?」

「是二十二。」江紀澤低聲給予肯定回覆。

「那就是活了六年又死了的可憐娃娃?」

兩人的聲音雖低,但這次的音量並沒有放到只限兩人才聽得見,因此旁邊的三人也都聽見了。

本來還對孫蕾的年齡感到錯愕,但一聽到唐柔的話,瞬間除了哭笑不得就什麼感想都沒了。

「不對啊,已經在末世活了六年的人,怎麼可能這麼蠢?」唐柔覺得很納悶。

旁邊三人組雖然才剛接受了孫蕾重生的事實,但聽到唐柔的問題又覺得挺有道理的,頓時也紛紛露出了不解表情。

只有江紀澤依舊面色如常,語氣平淡地說:「她不是說了靠身體嗎?大概進了基地就幾乎沒再出來過,不知道外面的資訊也算情有可原,就算換個地方,既然以她為籌碼,護送過程就絕對不會讓她受到絲毫傷害,所以見識就少了。」

這猜測真是太合理、太精闢、太……神了。

唐柔覺得吧,就江紀澤這種推理能力,會發現自己的秘密貌似挺正常的。

「看來我得把她的定位換一個了。」唐柔若有所思。

「什麼定位?不就是玩具嗎?」蕭天哲不解反問。

「玩具也是有分很多種的呀。」她回答的理所當然。

蕭天哲閉嘴了,這女孩在各方面都太可怕了,他還是乖乖在一邊看戲吧。

「那妳要給她什麼定位?」孫明煦好奇地問。

「她不是喜歡靠身體嗎?反正到時候要把她丟給唐家人,唐家人應該會和唐蓮的那個未婚夫一起過來。」唐柔語氣淡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