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蕾控訴的眼神讓一旁的蕭天哲翻了個白眼,也不等孫明煦開口就嘲笑道:「剛剛就跟妳說人家隊伍不收不做事的人,妳怎麼不留在上面?」

孫蕾頓時氣壞了,但眼前二人將來可是一座基地的主人,她怎麼能明知這事卻還捨得離開?因此氣憤地跺了跺腳,不甘地咬著下唇,最後還是乖乖離開去把背包給塞滿了。

見孫蕾終於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唐柔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就問:「那傢伙你們打算怎麼辦?」

唐柔說的隨便,卻也沒有惡意,兩人對視一眼,蕭天哲口直心快地就問:「你們會對我們不利嗎?」

「我說過了,我們這不收沒用的人。」頓了一下,唐柔又說:「更不收白眼狼,所以如果你們決定要留下那個女生,那你們還是繼續待在這等下一批人吧。」

唐柔帶著江紀澤跑進來搜物資的舉動不過是種掩護,要知道不算江家私下蒐羅來的物資,光她這一個月為了末世而準備的物資就夠整個江家人活好久了。

至於作戲為什麼不做全套,只拿了五個背包來裝物資而不是將這裡剩下的一切都帶走……唐柔雖然沒良心了點,可都已經偷了整整一個月的龐大物資了,要是在不留一些給其他人,這世上的人類大概會比上輩子死得更快吧。

雖然這仍舊改變不了唐柔不管全世界人類死亡的事實。

不過這一個月以來她活動的範圍也僅限T市,所以只要T市的人逃離到別的縣市還是能找到物資的……吧?唐柔有些不負責任地想著。

眼前的二人現在雖然還稚嫩了點,似乎也頗有些心計,但就唐柔的感覺來看,她對他們還是頗有些好感的。

直覺告訴她這兩人可以信任,再說上輩子這兩人也頗有一番成就,她不介意在這裡拉他們一把。

唐柔還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與直覺的,只是上輩子她不願意再相信任何一人,哪怕對方已經釋放足夠的善意也一樣。

這輩子既然決定和江家人一起,雖然自己不負責任了點,但偶爾還是得表現一下的。

所以唐柔現在正在表現,也就是拉攏這兩個男孩。

雖然貌似……隨意了點。

江紀澤在一旁看得都有些無奈,摸不透唐柔究竟是想將這兩個男孩拉進他們的隊伍裡,還是純粹無聊打發時間。

不過不管如何,只要是唐柔做的決定,他都會無條件支持的。

蕭天哲和孫明煦也算是看出來了,眼前二人雖然可以殺人,但也不是那種會隨意殺人的惡人,對此還是相當慶幸的。

現在這個世界,跟著對的人是很重要的事,再說本就已經做好放棄孫蕾的打算,因此兩人沒有猶豫太久,孫明煦就先道:「我們想要加入你們。」

也算是表態他們對孫蕾的態度了。

唐柔點了點頭:「孫蕾可以先留著。」

兩人對唐柔的決定沒有意見,但孫明煦還是提醒道:「我和蕾蕾暫時不能撕破臉,怕她反彈太大,會惹麻煩。」

蕭天哲跟著附和道:「那傢伙就是個麻煩製造機,誰知道瘋起來會如何,你們也要小心點。」

「哦,我們倒是無所謂。」畢竟實力擺在那,唐柔看得出來那個孫蕾一點戰鬥實力都沒有,而當黑蓮花的段數也已經確認過,和唐蓮相比是天差地別,實在不足為懼啊……

「不過還是謝謝你們的提醒了。」唐柔笑彎了眉眼。

那笑乾淨純粹,沒有一絲陰霾,剔透的讓人一眼就能望到裡面的真誠。蕭天哲和孫明煦沒想到會得到女孩這麼直白且信任的感謝,受寵若驚之餘,內心也更加安定。

也許,他們的選擇並沒有錯。

兩人也紛紛掛起了笑,一時間氣氛和諧非常,彷彿末世不曾爆發,此刻他們也不是待在什麼危險境地般。

直到一聲洪亮尖銳的刺耳叫聲響起。

四人紛紛朝聲音的主人望去,只見孫蕾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後面還有數隻喪屍在緩慢追趕,她哭得一張小臉淚水橫流。

這要是有化妝,現在大約會變得很精彩。唐柔一邊無所謂地胡思亂想著,一邊看孫蕾背上的背包,包口大開並沒有關好,加上她跑得跌跌撞撞、驚慌失措的,因此背包並沒有好好的背在雙肩上,而是斜了一邊勉強靠著單肩撐著,但隨著那角度,裡面的東西卻是一件件順著那大開的包口時緩時快地掉落在地,粗略看一下,裡面的東西比她離開前還要少上許多。

孫蕾見到四人頓時雙眼一亮,嘴裡大喊著:「救命!」邊朝四人直奔而去。

方才她已經慌張得分不清東南西北,為了活命而四處亂竄,現在好不容易終於見到四人了,頓時就覺得一陣放鬆,但隨後又覺得現在的一切遭遇都是因為那個叫唐柔的女孩故意刁難她,一定要讓她獨自一人去將背包裝滿的原因,因此眼神一狠,也不管那四人究竟有沒有能力能對付後頭那些怪物,就算是死她也要拖她下水!

於是便拔腿就朝唐柔的方向狂奔了。

不單是唐柔,四人都清楚見到孫蕾眼底一閃而逝的情緒,那抹狠戾與決絕,蕭天哲和孫明煦皺著眉頭,後者有些擔憂地問:「我們要不要先上去?」

「不用。」唐柔笑咪咪地悄悄拿出晶核,隱密的動作只有一旁的江紀澤察覺。

江紀澤也知道唐柔的異能有些怪異,畢竟如果只是簡單的空間和治療異能,按照她的介紹來看應該是不具備攻擊能力的,但不能否認的是不久前那場和即將升二級的喪屍戰鬥時,那最後一擊是由她使出來的。

他想,恐怕唐柔自己都挺莫名其妙的,因此打算趁機試一試。

反正方才挖來的晶核還有剩,就是晶核沒了也還有他在。

蕭天哲和孫明煦不知道她想幹什麼,但見她和江紀澤都一臉淡定的表情,兩人也在不知不覺中冷靜下來。

這兩人似乎有股魔力,能夠輕易讓人平復情緒。

於是他們也不慌了,見唐柔似乎有種想要做什麼的樣子,便安安靜靜地站在後頭。

唐柔回想了下那個將喪屍變不見時異能的發動狀況,如果說平常使用空間異能時是正向發動,那麼那個類似攻擊手段的能力似乎正好相反,是逆向發動。

於是唐柔朝孫蕾身後的喪屍逆向運轉她的空間異能,畢竟是初次有意識地嘗試,因此她其實並沒有抱太大期望。

而那些喪屍確實如她所料,並沒有什麼動靜。

孫蕾依舊在往她這邊奔跑,而那些喪屍仍舊在追趕著她。

就在唐柔準備放棄嘗試時,突然,異變突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