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著軍刀的手緊了緊,唐柔的視線一直放在喪屍身上,見它朝自己快速奔來,張著嘴就要朝自己咬過來,她一個蹬腳飛過它的同時,手上的刀也快速朝它腦袋砍去。

這隻喪屍已經有了點危機意識,腦袋一偏竟是躲過了這道攻擊,軍刀砍在它肩上,卻只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

唐柔一個翻轉安全落地,卻是有些不滿的皺起眉頭。這隻喪屍不只動作快,皮也很厚,這就對她有些不利了。

現在的身體畢竟訓練不久,自己的異能又是非戰鬥系的,單憑武力要想殺死這隻喪屍恐怕要耗費不少時間。唐柔看了眼不遠處的江紀澤,雖然還沒見識過對方使用異能,但只要給他點時間熟悉一下,相信很快就能加入這場戰鬥。

雷系異能的破壞力強大,就是隨便打一道雷,眼前的喪屍怕是不死也得去掉半條。這麼一想她就更不著急了,但也不敢疏忽大意。

眼見喪屍人性化的甩了甩手後又不管不顧的朝她衝來,唐柔側身閃避,餘光見它那銳利的指甲正朝自己揮來,耳邊還有江紀澤擔憂的驚呼聲,她冷靜的將軍刀往喪屍的手揮了過去,趁著力道相抵的同時扭轉身體,一個翻轉跳到了一旁,卻見紫光一閃,她快速地回頭看向喪屍,赫然發現它的一隻手臂已經不見了,斷臂處還冒著淡淡白煙。

唐柔反射性朝江紀澤看去,果然就見對方一手正對著那隻喪屍,卓越的視力讓她看見他臉上佈滿的汗水,還有那劇烈起伏的胸膛,看起來有幾分狼狽。

她知道剛才一定是江紀澤成功使出了雷系異能,只是照他目前的情況來看,恐怕雷系異能太過強大,消耗的異能也快,而他現在也不過剛得到異能沒多久,就這一下怕是體內的異能都沒了吧。

雖然她很清楚剛才的情況自己是有百分之百的自信能夠閃避過去,但江紀澤不知道呀,見對方這麼緊張自己,唐柔嘴角微微勾起,但很快又壓了下去。

和唐柔的攻擊相比,江紀澤的危險度明顯要大多了,雖然神智尚未開啟,但到底比其他喪屍要聰明了些,因此就見它果斷轉身,朝江紀澤飛奔而去。

「不好!」唐柔見狀臉色大變,跟著朝喪屍衝去,她必須要趕在它攻擊江紀澤之前先殺掉它!

江紀澤或許有能力可以閃避這隻喪屍的攻擊,奈何剛使出異能的他只從唐柔口中得知雷系異能很強大,卻不知道剛開始會如此艱辛,不過一道攻擊就感覺身體機能被抽走了似的,體力也迅速流失,而這明顯會妨礙到他閃避攻擊的動作。

看著那隻喪屍飛快的朝自己衝來,江紀澤依舊冷靜,甚至已經預料到自己逃不過攻擊,而異能是非戰鬥型的唐柔恐怕來不及救援,那麼他該如何閃避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之後又該如何攻擊?攻擊之後多少能讓這隻喪屍停滯一點時間,唐柔應該也差不多趕來,就能進行攻擊了。

他的腦袋飛速運轉著,畢竟從來都是在槍口下生存,又豈會害怕眼前的危機?哪怕知道被喪屍傷害後有可能也會變成那樣的怪物。

要真變成那樣的怪物,唯一可惜的大概就只有無法給唐柔安穩開心的生活了吧?

短瞬間,江紀澤卻已經想了一堆七七八八的念頭,臉上表情卻是從未變過。

仍在趕來途中的唐柔就不同了。此時此刻,她全然忘記自己還有治癒異能,治癒異能除了能治療傷口外,替被喪屍攻擊到的人治療也有一定機率可以讓他們免於喪屍化。

先不說這機率一半一半她根本不敢賭,就說她早已習慣自己只有空間異能這點,在這瞬間她根本想不到自己還多了個異能,滿心滿眼都是即將被喪屍攻擊的江紀澤。

和江紀澤相同,已經有十幾年戰鬥經驗的唐柔又怎麼判斷不出對方的狀況?這攻擊他明顯是閃避不過的!

一想到要眼睜睜的看著江紀澤變成喪屍而無能為力,一想到要失去這個無條件寵著自己的男人,這個在她重生回來後給予她最多溫暖的男人,眼底在瞬間染上了血紅。

然後,異能運轉的波動,改變了。

*****

最近有點煩,想要暫停幾天,可能會碼別的也可能不會碼字,大概一個禮拜吧,等我(┛`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