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攝影小哥內心如何吐槽,薛子墨還是美美的吃完一餐,當然依舊沒忘了給小哥留點,待對方也吃飽後才出發去找杜遠。

他相信杜遠在看到自己留給對方的野兔後一定會聯想到自己(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自戀,但恐怕所有參賽者也只有他如此神通廣大了),進而在原地等待自己「臨幸」,就是到處跑了也不會差太遠,要找到對方還是挺容易的。

就是後頭跟著的攝影小哥有些納悶,因為昨天一整天下來薛子墨都在朝深處走去,怎麼今天卻往回走了呢?

已經被赦免過的小哥不需要遠遠拍攝,此刻雖仍能將青年的整個身影拍攝進去,但距離卻相差不遠,薛子墨又有意照顧對方,因此幾個大跨步就追上青年,鏡頭對準青年俊美的側臉便問:「男神,不往裡邊走了?」

薛子墨看著莫名散發出狗腿氣息的攝影小哥只覺得一陣好笑,才點頭回應:「嗯。」

這頗有高冷風範的回答非但沒澆熄小哥的熱情,反而問得更加歡快了。

不只是因為獲得導演赦免,還是因為此時其實離他們預計開機時間還有整整一個小時呢,小哥想著現在節目組可能都還在休息準備上工,說不定他多拍的這段時間,尤其是他和男神的對話會被導演砍掉也不一定,便更加大膽開口了。

「男神昨天不是一直往裡面走嗎?我以為男神是想去探險。」

薛子墨瞟了眼小哥,似笑非笑。

總不能說昨晚他就已經探完了吧?薛子墨沉吟了會,最後還是模凌兩可的回答:「就是發現裡面其實也沒什麼,就回頭了。」

攝影小哥哪裡知道真相?還以為男神只是走了這麼段路就覺得裡面大概也沒什麼,想想這一路走來除了那條讓人虛驚一場的毒蛇外似乎也沒什麼,不由納悶起來。

不是說了這座山危機重重非常危險嗎?除了男神差點被毒蛇咬到(雖然在看過男神的身手後覺得那條毒蛇根本咬不到),這一路走來其實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呀?

難道是導演他們太大驚小怪了?

全然不知是因為自家男神顧忌他而避開危險的小哥就這麼華麗麗的誤會了,莫名其妙背鍋的導演還因此狠狠打了個噴嚏,納悶自己是不是昨晚受了涼。

也因為這個誤會,小哥在下一秒就十分認同自家男神的說法,頓時點頭如搗蒜的附和道:「沒錯沒錯,這裡確實沒什麼,男神不愧是男神,就是辣麼聰明。那男神,我們現在是要去哪呀?」

薛子墨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身旁的小哥,他算是知道這小子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滿滿的逗比味了。

不過他也沒沉默不語,想著反正自己在攝影機前本就鮮少說話,有小哥帶領說個幾句也不錯,說不定導演會因此而多少原諒他,便很爽快地回答了。

殊不知經由他昨天的表現,導演早就對他無比喜愛,雖然話說得少了點,但這並不妨礙他多剪輯幾個青年的畫面。

好比殺死毒蛇那一幕,分分鐘都像拍電影,他根本一點都捨不得刪掉好嗎!

當然要是青年能對著鏡頭多說幾句話會更好,這樣他就能留下青年更多的鏡頭,這也是為什麼導演會這麼爽快的准許小哥說話,尤其小哥現在這般積極開口簡直正中他老人家下懷,高興得嘴巴都要咧開了。

「現在先去找杜小遠吧。」

「杜小遠?男神私下都這麼叫杜哥嗎?」小哥有些好奇的問。

「偶爾。」畢竟杜遠年紀比他大了點,平常要老是這麼叫對方一定炸毛給他看。

那胡鬧起來……幼稚得他都不忍直視了。

大概就跟三歲孩子差不多吧。

「男神跟杜哥關係很好呢。」小哥記得兩人是一同前來的,當時楊姐還曾問兩人是不是認識很久,記得男神的回答是……一見如故?

「是挺好的。」

「男神是什麼時候和杜哥認識的?怎麼認識的?關係怎麼變好的?」小哥一下子就八卦起來,問話那叫一個連珠帶炮,雙眼還閃閃發光亮得讓薛子墨都有眼睛要被閃瞎的錯覺。

原來這小哥除了是個逗比,還很八卦。

薛子墨似笑非笑的看著小哥,直到後者都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得想撓頭了,這才抬眼看向前方回答。

「拍戲認識的,當時我只是去友情客串了個角色。」

「我知道!是《隱》對吧?」小哥也有看那部電視劇,雖然沒有因此粉上薛子墨,卻也因為那部戲而記住了這個名字。

雖然對方在裡面不過出現幾集而已。

《隱》正是當初薛子墨應袁導要求去客串拍攝的戲,也是出場沒多久就領便當的戚昊天,說起這劇名當初他還一陣有趣。

隱藏性格,也隱忍衝動。

一字雙關,簡單就描述了男主的一切,也深得他心──只是是對前世的他。

畢竟這世有系統在身,現在的他根本不需要偽裝,也不需要隱忍,要不怎麼會做出諸如跑去各個薛家人家打劫這種高調的事呢?

薛子墨忍不住愉悅的低笑出聲,小哥雖然不明所以,但耳邊不斷傳來男神那低沉磁性的笑聲,耳朵不自覺通紅一片,只覺得要懷孕了。

小哥:男神的聲音太迷人,總覺得要被掰彎了腫麼破?

要是只有聲音就算了,小哥側頭看向自家男神,就見對方俊美的側臉嘴角微勾,笑容雖然輕淺,卻讓他的帥氣又往上竄高幾分。

要不是還記得肩上還扛了台攝影機,小哥一定抬手捂眼,畫面太美,他怕再看下去就要化身為狼朝男神撲過去了。

瞥了眼在強忍內心衝動而面色古怪的小哥一眼,薛子墨心情愉悅的繼續未回答的問題:「杜遠很好相處,聊了幾句覺得很合得來就好上了。」

雖然回答的簡潔且稍顯暴力。

對薛子墨來說,他雖然在江易苦口婆心的科普下對這圈子的一些事有些明瞭,但身為薛大少,還是已經無人能敵的薛大少,又怎麼可能會忌憚其他?說起話來自然直來直往,也不怕被人給拿去做文章。

因為他有本錢,他不怕。

就是拿去做文章又如何?先不說他早已賺了不工作也能揮霍一輩子的錢,要砸錢讓人閉嘴還不是小意思,就是不砸他也能僅靠一台電腦就搞定。

系統出品的黑客技能可不是蓋的。

不過現在和他說話的是小哥,身分是負責跟拍的攝影師,隱藏身分是昨日剛晉級的薛子墨腦殘粉。

所以小哥不會在意自家男神說出的話有多直白暴力,因為對現在的他來說男神的一切都是最棒的!

他只是雙眼併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一眨一眨的看著青年,薛子墨敢打賭要不是對方肩上還扛了台攝影機,人現在一定撲過來抱上自己大腿了。

雖然事實恐怕是撲過來的下一秒會被他反射性踹出去。

反正什麼事都沒發生,我們就不要在意這個可能性。

總之就是,小哥眨吧著眼看著薛子墨好一會,這才說出心底話,眼底跟著覆上一層厚厚的期待。

他說:「男神,那我呢?」

「……」

薛子墨:果然就是個逗比。

#重生回來身邊都是逗比腫麼破?#

#自己貌似是逗比吸引體質腫麼破?在線等,挺急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