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那病的了解有多少?」我們邊說邊轉移陣地,三人一同到夏姬的酒吧,她替叔叔和多拉格……也許現在該改口叫老爸。她替兩人倒了杯酒,又替我倒了杯牛奶,我禮貌地跟她道謝,她也朝我笑了笑。

「那個病和肌肉萎縮症有點類似,卻又比肌肉萎縮症更可怕,斐德曾笑稱那叫『望滅症』,讓人希望破滅的絕症,我後來查了一些資料才發現他不是開玩笑,望滅症就是病名。」老爸頓了一下,才接著說:「望滅症的病例其實很少,很不湊巧的傑洛家族就是染上這疾病的其中一族,這疾病雖然不會傳染,但如何染上的至今仍舊不明,而且會隨著基因遺傳到下一代,有不少家族和生物因此滅絕。」

我聽了當下喀噔一聲,這病根本典型的沒染上沒事,染上就讓你死透透,連孫子都別想好過啊!

「但我聽說曾經有人成功治療的例子,只是那個人已經死了,他的家族也不知何故隱居起來,所以還沒找到。」老爸豪邁地灌了口酒後,才又接著道:「也有不少治療配方流傳出來,雖然真實性還無法判斷,但總歸一句,你還是有救的。」

「這樣啊……」我看著杯中的牛奶沉思了好一會,才笑著說:「嘛,反正還早,以後再找吧。」

「以後?」叔叔納悶地看著我,「我說菲尼呀,不管是在說斐德被殺的事,還是你可能會因為望滅症死掉的事,你的反應都太過平靜了吧?」

「但是現在緊張也無濟於事啊。」我笑了笑,「什麼時候發病、會不會發病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現在的我肯定是還沒發病,再說我還不打算這麼早出海,這種事等我組成海賊團之後再做也不遲吧?」

「說起來……還沒問你為什麼想當海賊呢。」

這個問題讓我愣了一下,卻又讓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海賊可以隨便把不順眼的傢伙殺掉,海軍卻不能。」

我的理由讓在場三人先是一愣,隨即笑了。

「但是菲尼,手上沾染太多鮮血的話,可是會迷失方向的喔。」老爸一臉嚴肅,對我能毫不猶豫地出手殺人這點而微皺眉頭。

但我卻沒有一絲猶豫地回答:「那是不可能的。」

「什麼?」

「我的方向一直都很明確。」停頓了一下,我淡淡地說:「其實看到父親被殺的當下我很懊悔,懊悔到看到那群海賊的下一秒就發誓,等我殺光他們後就會跟著父親離開。」

沒有人開口說話,氣氛在瞬間變得有些沉悶,但我還是繼續說:「但有人推了我一把,爺爺也幫了我不少忙,所以對我來說要做的只有一件,那就是保護爺爺最珍視的人,例如老爸你兒子。」

我抬眼看向老爸,「是叫魯夫對吧?現在多大了?」

「嗯……」老爸撫著下巴沉思了好一會,才有些不確定地說:「應該六、七歲了吧。」

「應該?」

「因為我也很久沒回去看他了啊。」老爸哈哈大笑了起來,看得我都有些汗顏。

好歹是你兒子,也關心一下吧……

「嘛,我會繼續幫你收集望滅症的資料,你就放心吧。」老爸拍拍我的頭,掌心的溫度讓我想起父親,這讓我眼眶有些微紅,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好了,時間差不多,我也該走了。」說罷就見老爸站起,頭也不回地離開。「再見啦。」

我目送著老爸離開,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了才猛地想起,「啊」的大叫一聲。

「怎麼了?」叔叔一臉驚疑不定地看著我,而我則是無言地看著他。

「老爸沒給我電話,我以後上哪去找他啊?」

叔叔先是和夏姬對看一眼,隨即「噗」的一聲哈哈大笑起來,看得我更加無奈卻又莫可奈何。

「說起來,菲尼,別忘了你的能力只要發動一次,半年內就無法發動。其實你已經想好第一次要用在哪了,你就行行好,告訴叔叔吧?」叔叔絲毫不覺裝可憐有多害臊,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開起頭來就一發不可收拾,抓著我又拉又扯說自己已經成為我多親多疼愛我的叔叔,我不可以這樣傷他老人家的心什麼的。

「是誰說自己是年輕氣盛的大叔呀?」我冷眼看著對方,卻見對方燦爛一笑,回道:「哎呀,是誰呢?」聽得我哭笑不得,嘆了口氣。

「我確實是想好要用在哪了。」

「真的?你真的想好了?」叔叔一臉訝異地看著我,這讓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沒有啦,我以為你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才把幻想果實吃下去的。」叔叔抓了抓頭,一臉無辜。

「那你剛剛在問什麼?」

「就……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什麼目的才吃的,沒想到真的有。」叔叔一臉認真,看得我直接起腳劈下,卻是被他雙手接住。「唉,竟然想謀殺叔叔,太不應該了。」

「誰不應該啊!」

我扶著額頭,看著夏姬替我喝光的杯子重新倒滿牛奶,我將腳收回乖乖坐好,拿起牛奶喝了幾口後,在叔叔期待的目光下露出了笑。

「不告訴你。」

「什麼?」

「我說,」笑容又更加燦爛了幾分,我再次重複:「我‧不‧告‧訴‧你。」

「等、等等,菲尼你不能這樣啊,不是說好了要跟叔叔說的嗎?」

「誰跟你說好?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說了?」我笑哼了聲,「我只有說我確實想好要把能力用在哪,但沒說要跟你說呀,對吧夏姬姊?」

「呵呵。」顯然被叫姊姊相當高興的夏姬笑了笑,高興地站在我這方附和:「是這樣沒錯唷。」

「怎麼連夏姬也……」叔叔無奈地看著夏姬又看了看我,最後挫敗地喝起酒來。

「嘛,要是能幫上忙,我也會替你收集些望滅症的資料的。」夏姬點了根菸抽了起來,笑著對我說。

前一刻才喝起悶酒的叔叔這時也插口說:「雖然不能保證能找到什麼可靠消息,但在你出海前我們都會替你多加注意的。」

「那真是幫大忙了。」我嘻嘻笑著,看得叔叔有些無奈,而夏姬則是跟我一起笑了起來。

「說起來,你大概什麼時候會出海呀?」叔叔這次是真的隨口問了,因為他臉上表情表達的非常明顯,卻沒想到我真的早已計畫好一切。

我笑了笑,才開口回答。

「十七歲那年。」

*****

我一直很好奇浮雲有誰看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