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他因為宇智波鼬而身陷地獄;而那天,他因為雨森佟,再次見到光明。

在失去家人、失去一切的現下,宇智波佐助的心情很複雜。明明是最疼愛自己的哥哥,是被族人所讚揚的哥哥,為什麼會做出滅族,甚至是殺了自己親生父母的這種事來?他不懂。

每次回家都覺得腳步莫名沉重,他不想回到那個毫無溫暖且空無一人的家,還是個充滿難過回憶的地方,所以他總是待在外面直到天黑了、該睡了,他才不甘不願地回去。

然而在一次不用上課的日子,在他即將出門之際,猿飛蒜山卻前來拜訪了。他不知道對方找他有什麼事情,但他想大概是想關心身為宇智波一族的倖存者,心理調適的如何吧。

「佐助喲,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到鳴人家隔壁去吧。」猿飛蒜山一開口就說出讓他摸不著頭緒的話,宇智波佐助面露不解,一時間沒有回應。

猿飛蒜山也知道自己現下說的話有多唐突,但這種事其實也在他預料之外,因為他沒想到始作俑者會跑來拜託他這種事情。

猿飛蒜山和藹一笑,「是佟跑來拜託我的,他希望你能住過去,讓他能就近照顧你。」

宇智波佐助驚訝地看著自猿飛蒜山身後走出來的雨森佟,竟然和猿飛蒜山說要照顧他,可對方不也和他一樣只是個孩子嗎?

他納悶、疑惑,明明就只是同學,平常在學校也沒太多接觸,對雨森佟的印象也很模糊,大概是對方在學校的表現並不突出的緣故。這樣回想起來,宇智波佐助實在不明白對方怎麼會突然接近自己,還說要照顧自己這種話。

想到方才猿飛蒜山提起的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這才又想起雨森佟的一些事情。對方雖然和漩渦鳴人沒有血緣關係,卻不知何故和他住在一起,但這又和對方想照顧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宇智波佐助仍舊不解,甚至起了疑心,但對方畢竟和自己同年,想來也沒什麼好可疑,很快便又卸下心防,徒留滿腹疑惑地看著對方。

事實上這個問題就連猿飛蒜山也不曉得,雨森佟是很突然地跑來拜訪他,連對方怎麼越過重重守衛都來不及發問,就見對方劈頭就拜託自己將漩渦鳴人家的隔壁空房交給他,並拜託自己和對方走一趟,要宇智波佐助住進那間空房。

當初在處理漩渦鳴人的住處時,雖然是以備不時之需而順道將隔壁房一同買下,卻沒想到將來會有一天真派上用場。猿飛蒜山其實並不瞭解雨森佟這個孩子,但就對方特地搬進漩渦鳴人家和他一起住的這項舉動來看,對方現下的要求倒是讓他沒有一絲猶豫地答應了。

讓猿飛蒜山不解的是,就他偶爾去忍者學校露臉時的觀察來看,先不論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的關係好壞,雨森佟和宇智波佐助可以說幾乎沒什麼互動,前者會想將後者接過來就近照顧,難道只是單純的同情心氾濫?

但對方可還是個孩子啊!猿飛蒜山看著雨森佟的側臉,雖然對對方沒有深入了解,卻還是對他現下的舉動感到窩心。

知道單憑猿飛蒜山單方面的話語是無法讓宇智波佐助乖乖和他離開,何況對方現下的表情明顯寫著不解與納悶,雨森佟掛上溫柔微笑,簡單解釋:「其實在學校裡,我一直都想找你說說話,但總是沒機會。」

宇智波佐助回想了下在學校時的情況,他這才發現每當對方想和自己搭話時,不是漩渦鳴人和自己爭執起來,就是對方一個掉頭,去替漩渦鳴人闖得禍進行善後。見對方所言不假,他便安靜地等待對方的下文。

雨森佟知道宇智波佐助相信自己的這番說詞,便又開口繼續道:「雖然你覺得發生這種事情很難過、很痛苦,但只要不是一個人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宇智波佐助的心開始動搖了。

對於這個充滿痛苦回憶的家,本就不怎麼喜歡回來的他確實不想再繼續住下去,每當自己獨自一人時也常常回想起事發當時的一切,他承認自己確實需要陪伴,只是在學校裡總沒有見到合適人選。

如今,雨森佟自動找上門,而對方似乎也不賴,他沉默了一會,卻是點頭答應了。

「太好了!」

宇智波佐助永遠記得,當時的雨森佟在看到自己點頭答應的下一秒,臉上那燦爛無比的真摯笑容。

在那之後,雖然依舊和漩渦鳴人處得不好,但兩人在雨森佟面前倒也安分。微妙的關係一直持續到畢業,卻沒想到畢業後的三人依舊處在一塊。

表面上和漩渦鳴人處得不好,但漩渦鳴人的重要性對宇智波佐助來說其實僅次於雨森佟,也算是極其重要的存在,只是一直以來的關係讓他不願和對方說出這個事實。三人能夠繼續待在一起,他的內心比誰都要來得高興。

隨著任務的不斷進行,在一次前往波之國的任務途中,他第一次發現雨森佟的可怕與強大,這讓他在內心發誓一定要變強,強到能待在對方身邊的地步。

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他打輸了白,隨後迎來的中忍考試中,也因為自己的弱小而連累對方,這讓他很不甘心。

就像失去族人、失去父母,失去自己最親兄長的那天夜晚一樣,無助且絕望。

他的世界再次籠罩起黑暗。

儘管接受旗木卡卡西一個月時間的修練,宇智波佐助也確實變強了,最後卻還是不敵我愛羅,甚至眼睜睜看著我愛羅敗給了漩渦鳴人,他很痛苦,內心也更加不甘了。

為什麼?為什麼連鳴人這傢伙都變得比我強?這段日子以來的努力難道只是假象?

當宇智波佐助帶著苦痛的心情,將昏迷中的漩渦鳴人與春野櫻帶回木葉村,卻見到旗木卡卡西懷中同樣昏迷不醒的雨森佟,他幾乎要絕望了。

為什麼我這麼弱呢?

他只能不斷在內心這麼問著自己,眼淚幾乎都要奪眶而出了。

黑暗的心情持續到隔天的葬禮後,在和雨森佟對談的過程中,一不注意就被對方發現自己的低落。

「佐助。還記得在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我在河邊跟你說過的話吧?」

宇智波佐助依照對方的話,想起了當時的情景,內心的黑暗正漸漸地被驅散開來。

對啊,不管發生什麼事,佟都不會丟下我的……

看著對方一如往常的溫柔微笑,那笑總是能撫平他的情緒,這讓他微勾起嘴角。

他的世界又一次地,被雨森佟照耀得閃亮。

果然……

不能沒有你呢。

*****

想著操你媽我要11點睡覺來拚拚看好了……

然後就達成一小時一章的成就了。

 

雖然因為校稿和刷噗晚了十幾分鐘(幹

總之晚安,晚安前順便問一下──

 

真的都沒人要給點感想ㄛ幹w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