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混亂的世界。

原本仍處在高科技的世界,卻因為一場天魔大戰,世界的平衡被徹底打破,人類也因此迎向混亂的時代,神、魔、妖怪等,全跑來人界為非作歹,人類因此過了一段苦不堪言的生活。

毫無能力的人類只有被其他種族欺壓的份,直到一個人神混血的人類誕生並持續繁衍下去,有反抗能力的人類越來越多,最後成長到足以與其他種族抗衡的地步,世界才趨近平衡。

神族的血脈讓人類得以使用魔法,但普通人類仍佔了大多數,也因此衍生出另一場戰爭。

壓倒性的力量讓這場戰爭很快便結束了,世界也因此變得更加混亂,表面上看似平衡,實際上卻是個隨時都有可能傾倒的天秤。

人界因為其他種族的入侵,世界也因此與過去有很大的差別,就是台灣這個小國,現在也成了與過去的美國相差無幾的大陸,也因此現今的島國早已紛紛改名,如今的台灣就叫做「亞幸大陸」。

以亞幸大陸來說,不同以往的競選總統來統帥,現在各處都有大小不一的城鎮個自稱王治理,再加上神魔等其他種族,以及魔法的存在,現在的世界各地仿佛就像過去的奇幻故事般,要不是還有過去高科技時代所發明的東西存在,就是說出去也會被別人當成傻蛋看待吧。

在亞幸大陸的某一處小村莊內,幾個小孩圍著一個少年,眼裡的淚水都像打開的水龍頭不斷流下,而少年的臉上則有著明顯的無奈。

「不要!阿貴你不要走啦!」一個男孩死死地抓著少年的衣襬,哭得一蹋糊塗的小臉也跟著貼了上去,混著鼻涕的淚水就這麼擦在少年的衣服上。

其他的孩子也緊接在男孩之後,紛紛哭喊出類似的話語,一隻隻小手死命地抓著少年,小臉也跟著一個個貼上,不稍片刻就將少年的衣服沾滿了鼻涕與淚水,看得少年嘴角抽搐,想生氣,但對象又是一群小孩,而且還是哭著希望他不要離開的小孩,除了無奈,他還真想不到能做出什麼反應了。

少年的肩上揹著一個背包,身上雖然穿著簡便的服裝,但背包上的斗篷及腰上的劍,再加上這群孩子嘴裡的嚷嚷,實在不難理解現下的情況──少年準備出外旅行,而幾個小孩卻捨不得他走。

但要是再看仔細一點,就會發現少年雖然一副出外冒險的模樣,但腳下穿得卻是一雙藍白相間的拖鞋,而這雙拖鞋更是以前台灣老一輩的人,也是少數年輕人愛穿的,叫做「藍白拖」。

要是現下有其他人在,一定會以為少年只是要到附近去散散步,只是因為太神經質了,認為附近有什麼危機存在而帶了把劍護身,小鬼們則是因為被少年的三寸不爛之舌給唬了,認為外面實在太過危險,所以才會像這樣死抓著他不肯放人吧。

然而,少年卻是真的要以這副裝扮出外冒險,要是被人看見並知曉情況,大概會被人狠狠地嘲笑一番,接著被人數落很快就會死在路上之類的話吧。

但就算真的被嘲笑了,少年也只會微笑置之,畢竟出了村子,就是死了也是他的事,是不是真的會因此而早死對方也不會知道,又何必因此而和對方爭吵,浪費自己的時間呢?

比起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少年更煩惱眼前的小鬼們。

「你們幾個,不是說好了不許胡鬧嗎?」少年苦著臉,實在不曉得該拿這些小傢伙怎麼辦。

「可是!阿貴這次走了,就不知道要什麼時候回來了啊!」一個男孩哭吼著。

「就是說啊!而且外面這麼危險,阿貴說不定剛踏出村子就死掉了!」這次是個可愛女孩,說得卻是讓阿貴表情變得扭曲的話語。

「喂喂喂,我在你們心目中原來是這麼沒用的人嗎?」少年沒好氣地反問,換來的卻是小傢伙們的一致認同,這讓他覺得更加無力了。

「既然你們都覺得我這麼沒用,那我就證明給你們看好了。」少年微笑著,「我跟你們約定,一定會讓我的名聲傳到這裡來,證明我的強大。」

少年的話讓小傢伙們各個一臉呆愣,似乎是因為少年的這段話而感到疑惑。

少年更是抓住機會,又接著開口道:「你們幾個要好好保重,不用擔心我,老哥我呢,不但會活得好好的,還會在名聲傳回這裡之後立刻趕回來看你們的!你們說,好不好呀?」

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幾個小傢伙你看我、我看你的,一個男孩帶頭問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少年一臉沉重地看著小傢伙們問:「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了?」

小傢伙們紛紛歪頭想了想,隨即搖搖頭,乖巧地回答:「沒有,哥哥從沒騙過我們。」

「這就對啦!」少年露出微笑,他知道小傢伙們根本沒聽懂自己現在到底在說什麼,反正只要讓他們轉移注意力,不再想著要留他下來就可以了。

「那麼,我現在就要出發了,你們要不要給老哥一些臨別禮物呀?」少年的最後一句話是開玩笑的,他知道小傢伙們一定什麼都沒準備,而他也只是要等小傢伙們搖頭後便就此告別,卻沒想到小傢伙們一個個露出大大的笑容,高舉雙手、爭先恐後地要他叫自己,這讓他非常意外。

「你們真的有準備啊?」少年摸了摸臉頰,接著用力一捏,痛楚直擊他的腦門,這讓他知道這不是在作夢,不禁開始期待起小傢伙們準備的禮物了,嘴角也跟著大大地揚起,腦海裡甚至控制不住地開始幻想起小傢伙們一臉可愛地拿出各自的寶貝,說著要用那些寶貝來代替他們,陪伴孤獨一人的他不至於在旅途中孤單寂寞。

然而幻想總是美好的,當一個男孩代表小傢伙們拿出他們的禮物,在看清實物後,少年的表情也僵硬了。

「這是我們的寶貝,送給哥哥保命,哥哥可以把這個當作是我們哦!」男孩捧著口中的「寶貝」高舉著,臉上的表情是和其他人無異的天使笑容,而這畫面本該和少年幻想中的情景雷同,但此時此刻,這樣的畫面卻顯得有點詭異,少年認為甚至說是恐怖都不為過,因為男孩手上拿著的不是什麼玩具,而是貨真價實的手槍啊!

少年嘴角微微抽搐著,最後還是忍不住發問了:「我說你們,這槍哪來的?」

「咦?當然是去搶來的啊。」

「……」

少年第一次覺得,眼前的小傢伙們沒有看起來的這麼可愛、這麼無害,原來一直以來自己都被這幾個小傢伙當弱者來保護,他甚至要認為這幾個小傢伙嘴裡雖叫他「哥哥」,但其實內心根本把他當「弟弟」了吧!

少年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小傢伙們真的非常不看好自己,也難怪他們敢在他面前說他踏出村外就會死掉的這種話來了。

怎麼原來他做人這麼失敗嗎?少年的內心有股深深的無力感,但現在的他也無力去改變什麼了。

「謝謝……」少年沉重的接過那把手槍,默默地塞進褲子後頭,接著勉強扯出一抹笑容。

「那麼,老哥我就出發啦!」

少年的旅途,啟程!

******

耶我的旅途終於啟程了!!!

雖然以前打過蒼貴甲,不過這篇卻是直接重新打過的,但路人甲不知道在哪篇打給我的賀文說我穿著藍白拖打怪實在是讓我不得不保持設定啊!!(爆笑

睽違已久我終於打完第一篇啦!!!

Ya村姑跟路人甲乖乖等著王子來迎接你們吧!!

然後開放角色亂入,請附上職業及人設謝謝Y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