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佐助看著雨森佟,臉上的表情是複雜的。

就像雨森佟說的,很多事情他跟漩渦鳴人雖然抱有疑問,卻不曾開口詢問過,這是因為他們非常信任雨森佟,如果是雨森佟想告訴他們的,他們相信雨森佟不會不告訴他們,也因此他沒有多做說明的事情,他們也不會多做詢問。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但經過這次的事件後,宇智波佐助卻想要更加了解雨森佟了。

明明生活在一起,但對於雨森佟的事情卻有很多疑問,宇智波佐助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或許就在於以前的他根本不會主動開口詢問雨森佟關於他自己的事情,才會造成現在的這種結果。

如今,他開始想要多加了解,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猶豫片刻後,他還是帶著遲疑的語氣開口道:「那個……佟。」

「什麼事?」雨森佟的臉上掛著溫柔微笑,這笑在以往都有讓宇智波佐助穩定情緒的作用,現下卻一點效果也沒有。

宇智波佐助艱難地吞了口口水,在雨森佟露出些微不解的表情後,他這才鼓起勇氣、一股作氣地說:「我跟鳴人都不過問,是因為我們很信任你,我們都認為你沒有特別說明的事情是因為沒有必要,但你老是不解釋,所以我們……跟佟一起生活這麼久,我覺得我還是不了解佟的事情。」

雨森佟訝異地看著握緊雙拳的宇智波佐助,沒想到他會突然說出這種話來。

「這次和大蛇丸的戰鬥讓我深刻體認到和你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麼遙遠,我甚至沒有自信能夠追上你,而你現在卻說什麼……在那天到來都不會有所行動,如果真的到了就來找你這種話,我真的搞不懂你在想什麼啊!」宇智波佐助失控地低吼著,他捂住自己的臉,他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有多麼失態,但話已說出口,他已經停不下來地發洩出來了。

看著這樣的宇智波佐助,雨森佟先是沉默了好一會,才將他拉進自己懷裡,但畢竟兩人的身高差不多,雨森佟也只能將他的頭壓在自己肩上輕拍。這樣的動作雖然讓宇智波佐助嚇了一跳,但卻也沒有要反抗離開的意思,而這樣的姿勢也讓人感到難為情,但現在的他也沒辦法思考這些事情。

「現在,你們都還是小孩子。」雨森佟溫柔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這讓宇智波佐助的情緒也漸漸平復下來。

「人生不能重來,只要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他這麼幸運,碰到了願意給他重生機會的神。

「現在的我只想維持現狀,是因為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享受剩下的孩提時光。不管是高興也好、難過也好,就是要對我任性、對我撒嬌,我希望在你們成年以前,可以好好的享受,然後在你們成年之後……你們必須要堅強、要有實力,因為成年就代表你們要對自己的一切負責。」

講到這裡,雨森佟忍不住輕笑了幾聲,「話雖如此,但就算你們成年了,我想我也捨不得放你們離開我吧。」

雨森佟的話讓宇智波佐助愣了一下,雙眼微瞇,他忍不住伸手環抱住雨森佟。

「不要著急,慢慢來,我會等你們的。」雨森佟笑著說,輕拍宇智波佐助的頭的手卻不曾停過,那動作溫柔的讓宇智波佐助想哭,連帶地抱著雨森佟的雙臂力道又加重了些。

「那佟呢?」宇智波佐助的聲音有些沙啞,「佟只說我和鳴人,自己卻不享受嗎?」

這個問題讓雨森佟愣了一下,隨即又輕笑出聲。

「我一直都很享受啊,因為有你們在。」

輕拍宇智波佐助的肩膀,他便乖巧地放開環抱住自己的手,雨森佟笑看著他,摸了摸他的頭。

「雖然我一直把自己當作大人照顧你們,但是我一直都很享受這樣的生活。有你們陪伴的每一天都是我最珍貴的寶貝,所以我希望這樣的生活在未來也可以持續下去。」

儘管將自己當成大人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有前世的記憶,雖然外表還只是個孩子,但內心卻是實實在在的大人,但後面的話他卻說得很真摯,而接下來的話,更是他發自內心的想法。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希望你們不要離開木葉村,不要離開我。」

雨森佟很清楚,從很久以前開始,他就已經不能沒有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了。

看著臉上雖然掛著溫柔微笑,眼神卻無比認真的雨森佟,宇智波佐助似乎對他對自己和漩渦鳴人的重視又有更深一步的了解,這讓他忍不住也掛起了一抹笑。

「啊,我答應你。」宇智波佐助發自內心的應允,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會離開雨森佟的。

雨森佟笑了笑,「時間不早了,我們快回去吧,不然鳴人又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傻事來了。」

對於雨森佟的話,宇智波佐助深表認同,而當他們回到漩渦鳴人和春野櫻的所在地時,正巧看到藥師兜阻止漩渦鳴人打開卷軸的舉動。雖然這樣的舉動被宇智波佐助誤認為敵襲,但早已知曉情況的雨森佟很快便阻止他的行動。

起先,宇智波佐助不懂雨森佟為什麼要阻止自己,但在聽完事情發生的經過後,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看來佟早料到鳴人會幹什麼傻事了,但沒想到小櫻竟然也會被那笨蛋說服。宇智波佐助暗自嘆了口氣,幾人紛紛向藥師兜道謝,在知道藥師兜沒有搶奪卷軸的意圖,並且已經湊齊卷軸的這件事實後,宇智波佐助向藥師兜提出了決鬥。

儘管不願意,但情況已經不容許他們顧什麼情義了。想要通過考試,就必須要狠下心來不擇手段。

當然事情依舊照著動畫的劇情行進,藥師兜最後以幫助他們搶奪卷軸的名義和他們一起行動,對此雨森佟並沒有任何表態,他知道藥師兜此行的目的是為了觀察自己。

雨森佟也不介意,對於方才躲在草叢中的敵人他早已發覺,沒因此說破也是這個原因。

對他來說,現階段大蛇丸要怎麼觀察自己都無所謂,自己雖然身重咒印,但接下來的發展他並不在意,就算不施展忍術,他也有自信能夠應付。

邊跟著藥師兜移動,雨森佟並沒有聽他一路上的話語,因為那些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在準備前往目的地的路上,漩渦鳴人曾殺了一隻巨大蜈蚣,接著便開始隱藏氣息分別前進,理所當然的,除漩渦鳴人以外的人都表現得相當良好。

途中發生過漩渦鳴人誤踩陷阱被藥師兜所救的事,對此雨森佟並沒有太大的反應,這樣的舉動看在宇智波佐助眼裡卻有些反常,就好似雨森佟早料到事情會如此發展般,卻不知道事實正是如此。

畢竟如此看重自己和漩渦鳴人的雨森佟,在漩渦鳴人遭遇到危險時卻顯得異常冷靜,不管怎麼看都讓人匪夷所思,這讓宇智波佐助忍不住觀察起雨森佟,赫然發現他看藥師兜的眼神有著不易察覺的冰冷。

難道這傢伙是敵人?

想來救漩渦鳴人的這種事情也有可能是裝出來的,比起見沒幾次面的傢伙,宇智波佐助更相信雨森佟,就算對方是敵人的這種事情只是自己推測出來的,但他還是開始默默遠離藥師兜,眼裡有著不易察覺的警覺性。

一行人也不知道前進多久,這才發現他們一直在原地打轉,臉上的疲憊也顯而易見。

雨森佟自然在一開始就發現了,但他並沒有說破,而這段時間的行走也很自然地被他當作是一種鍛鍊,相較於其他人的疲憊,他的臉上始終掛著一如往常的微笑,這讓暗中觀察的藥師兜感到一陣有趣。

果然如大蛇丸大人所說的一樣,看來他的資料是被人刻意銷毀的機率很大。

就在藥師兜在腦內整理自己目前為止所觀察到的資訊時,敵人也跟著現身了。無數個分身不斷冒出朝他們接近,這讓他們跟著緊張起來。

雨森佟一眼就看出這些全是分身,而敵人則是躲在暗處觀察,似乎是想等他們無力反擊時再將他們一網打盡。

想了想,他決定先看看第七小組的實力提升到什麼程度,畢竟在接受咒印之前,他可是一直處在昏睡狀態,不知道和音忍的那場戰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應該會有超出自己預期的表現吧?

雨森佟微笑著,看著戰鬥在漩渦鳴人的衝動下一觸即發。

******

前面打到我都想問自己是不是在打什麼BL真情告白片段了(爆笑

天啊天啊,我覺得我快沒耐心慢慢打劇情了後面有好多想跳過ㄛ(你

可是又不知道怎麼跳嗚嗚嗚嗚嗚

好ㄅ,就……

等我打下一章再說(幹

 

然後諾言出乎我預料的邁向三十章了卻還沒下一集啊啊啊啊啊

神了(都你在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