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田不知道該如何描述自己現在的心情。

他從沒想過會有看到瓦利亞慘敗的一天,而草帽海賊團的到來正是一個契機。連續五天的戰鬥,無疑是瓦利亞一面倒的局面,澤田不知道草帽海賊團所有人的實力究竟是如何,但連續五天的戰鬥確實是讓他大開眼界。

就連身為廚師的香吉士,昨晚的戰鬥仍令他印象深刻。僅用踢技就將列威秒殺,從列威的身形在牆上留下了多少蹤跡,看得出來那踢技的力道究竟有多麼強大,要不是吃過香吉士煮的菜,澤田都要開始懷疑香吉士是廚師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了。

而今天正是瓦利亞與草帽海賊團的最後一場比賽──魯夫和XANXUS的決鬥。經過這五天的決鬥,澤田也不禁開始好奇,身為船員的五人都能夠迅速將瓦利亞解決掉了,那麼身為船長的魯夫又要如何解決瓦利亞的BOSS呢?

這或許是值得期待的一場戰鬥,但善良如澤田,其實他並沒有想太多,他只求今天的戰鬥趕快結束,早點讓瓦利亞們離開日本,還他一個清淨的空間,也還他久違的和平生活。

當然,他也非常擔心今晚的戰鬥。

他雖然和魯夫戰鬥過,但澤田很清楚當時的魯夫並沒有拚盡全力。

記得當時的魯夫,畢竟這裡和他們原本的世界不同,因此在看到自己的死氣之火,並且以此火飛起的同時,他露出了非常興奮的表情。那表情不是因為遇到強者,而是像小朋友一樣,見到了新玩具而覺得非常感興趣、想要一探究竟的感覺。

儘管在那場戰鬥結束後,魯夫告訴澤田他會輸是因為他們之間的經驗差距,但澤田想,當時的魯夫或許連五成的實力都沒使出來。

這不單單只是經驗的差距,那場戰鬥還是能讓澤田深刻認知到這一點,只是他並沒有開口戳破魯夫的話罷了。

而瓦利亞與草帽海賊團的戰鬥,更是證實了澤田的想法,但澤田也因此對草帽海賊團的實力感到無法猜測,也許他會好奇,但那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

他不願意相信自己會有想得知他們實力的那股好奇,因為他到現在仍不願承認自己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他只想當個平凡人,他不想接觸黑手黨,他不喜歡戰鬥,所以他也不會想知道草帽海賊團他們的實力究竟如何。

他不斷地以此藉口來說服自己。

當然,比起想知道草帽海賊團的實力,他現在更擔心的是瓦利亞的XANXUS。一連五場的慘敗,他不認為XANXUS的心情會好到哪去。

每一場戰鬥,在戰鬥中他會因為擔心草帽海賊團而觀看過程,但戰鬥結束後,他都不會忘記觀察XANXUS的臉色。一天一天的過去,XANXUS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澤田知道他是因為瓦利亞輸得太難看,讓他的面子掛不住而感到憤怒。

XANXUS畢竟是帶領瓦利亞這個彭哥列的暗殺部隊,他的自尊心不容許任何一場失敗,更何況這場失敗就發生在短短的五天之內,而且是完敗,說他沒感覺是不可能的事情。

澤田知道憤怒的XANXUS有多可怕,他雖然不清楚魯夫的實力到底如何,但XANXUS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對象,這讓他不禁開始擔心起魯夫,因為之前和魯夫的戰鬥也讓澤田知道,魯夫是個容易讓他的船員擔心的船長。

再回想起當時與魯夫的戰鬥,魯夫因為對自己的能力感興趣而雙眼發亮,一點都沒有戰鬥時該有的危機意識,這讓一旁觀看的索隆非常緊張,不斷地朝他怒喊,就為了要他認真面對那場戰鬥。

如果今晚的魯夫也像當時一樣,上場前以這種輕浮的態度面對XANXUS,澤田實在無法確定後者會不會在這段期間就將前者給打敗。

總總心煩的事情不斷在腦海裡打轉,這讓澤田吃飯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古怪,但奈奈並沒有察覺到絲毫異狀,而里包恩則是一早就不知去向,就連害他如此心煩的罪魁禍首魯夫也跑得不見蹤影,雖然是難得可以不用被搶走早餐的一天,卻還是讓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怎麼了?一臉心事重重的。」索隆邊問邊豪邁地喝著奈奈為他準備的啤酒,像在自己家般的自然,這讓澤田不禁懷疑是他神經大條還是臉皮太厚。

不過這幾天的相處也讓澤田學會忽略這些事情,倒是人家的問題讓他尷尬地笑了幾聲,語氣虛弱地反駁:「有、有嗎……」

「啊,臉色很難看啊。」索隆又大口喝起啤酒來,接著隨意抹去嘴角的酒漬,這才一臉正經地看向澤田:「我說,要是覺得我們待在你家是種麻煩,你可以儘管說沒關係的,反正我跟那傢伙不管在哪都活得下去。」

「咦?」沒料到竟會被索隆誤以為是他不歡迎他們住在這裡,這讓澤田一時之間忘了回應。

「雖然我們現在還找不到回去的辦法,但你們這邊也沒有多少危險,少了海軍的威脅,要在這裡好好活下去對我們來說不成問題。」索隆邊說,手也不忘打開新的一瓶啤酒,接著便仰頭灌了起來,倒也有種「反正都要走了,不如趁現在再多喝幾瓶」的感覺,這讓澤田看了有些哭笑不得。

「你誤會了啦,我並沒有不歡迎你們的意思。」澤田苦笑著,有些無奈地扒起碗裡的飯,而他的回答也引起索隆的興趣,只見他又灌了幾口酒,眼神卻不曾離開過澤田身上。

「既然如此,那你又再煩惱什麼?」索隆放下空罐,臉上的表情依舊正經。

「如果是關於我們的事情,你可以直接跟我們說。就像我剛才說的,就算是要我們離開,我們也不會有怨言的,畢竟你們肯收留素不相識、又是海賊的我們,我們也是很感激的。」

索隆的話讓澤田的心頭一暖,一時倒也沒想到要吐槽他──既然知道是寄人籬下,為什麼一個吃飯一個喝酒,都直接把這裡當作自己家般的毫不留情啊!

知道索隆是在關心自己,所以澤田決定鼓起勇氣地詢問:「那個,索隆……」

「嗯啊?」

「你難道都不擔心今晚的決鬥嗎?」澤田問得很小心翼翼,因為他不知道這種冒犯的問題會不會惹得索隆不悅,畢竟魯夫是他的船長,而這種像是在說魯夫實力不夠的問話,無疑是很失禮的。

索隆不但沒有絲毫怒意,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笑,他隨手一撈,又開了一瓶啤酒,這才笑著說:「那傢伙好歹也是我們的船長,該認真的時候,還是會認真的。」

索隆對魯夫的信任讓澤田愣了一下,內心的不安卻也因此漸漸平靜下來,進而露出一抹安心的笑。

「對方的老大很強,這點我們都看得出來,不過魯夫他本人都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了,所以你的擔心是多餘的。」

奈奈在這時替索隆又拿了幾瓶啤酒過來,順帶收走了空瓶,這讓索隆高興的向奈奈道謝,而後者則笑得一臉和藹。

澤田雖然對這樣的場景有些哭笑不得,但看著索隆,竟覺得他們之間的信任令人有些羨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